“京阿尼”燃烧,二次元震动 -by虎嗅

搜救结束,三十三人死亡,三十六人受伤,其中二十人丧失意识,超半数心肺功能停止但仍在抢救。三层建筑完全烧毁,多数失踪人员的尸体被烧得无法辨认。

光是阅读这些数字就能感到窒息。

曾依靠《凉宫春日的忧郁》《轻音少女》《紫罗兰的永恒花园》而为全世界动漫迷熟知的京都动画(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又被简称为“京阿尼”)遭此大难,一时间牵动起整个二次元,乃至全世界的心。

完整事件

7月18日上午10点35分,一名男子在京都市伏见区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楼内喷洒汽油,造成爆燃性火灾。起火时公司内有73名员工。据NHK报道,消防队接到报案后出动了30余辆消防车,耗时5小时在日本时间下午3点才初步控制了火情。

图源:每日新闻(日本)摄影:山田尚弘

根据当地消防厅在当日晚9时20分在现场的说明,建筑物内一共发现了33具遗体,其中一楼2人,二楼11人,三楼到屋顶的走廊中倒着20人,大多数人在屋顶出口的门的附近。

消防员到达屋顶时,发现屋顶门虽然关闭,但并没有反锁,可以在外侧打开。推测为燃烧时房门已经变形无法从内侧开启,20人聚在这狭窄的楼道里最终烟雾窒息而死。

根据NHK获得的图纸,京都动画工作室是一个长方形三层建筑,呈由北至南长方形。一楼南侧有一个入口,西侧有员工入口。进门之后立即就是延伸至三楼的楼梯,通往建筑西侧屋顶,同时还安装了电梯。

失火建筑图纸

每日新闻报道,通过随身携带的驾驶证确认,嫌疑人现年41岁,居住在关东(京都动画在关西),初步调查并未发现嫌疑人与京都动画有直接关系。

纵火嫌疑人被当场抓获,据媒体援引目击者发言,嫌犯一边泼洒汽油一边大喊“抄袭”“去死吧”。(根据微博@江户细工_竹村茶茶 发表的博文:“抄袭”说法来自围观群众,嫌疑人大喊“パクりやがって”,但“パクる”一词除了“盗用、抄袭”的含义还有“逮捕”的意思,不排除嫌疑人这句话是针对警察控制他这一行为的挣扎反抗。)

目前犯罪嫌疑人已得到警方控制,同时因受伤而意识不清,尚在医院接受治疗。

警方在现场附近发现了两个油罐、推车、数把刀具和锤子。据NHK报道:有加油站员工提到,案发30分钟之前曾有一名身穿红色T恤,背着背包的男子在加油站购买了40升汽油,并将两桶汽油放在了手推车上,说是:“要给发电机用。”

警方推测为嫌疑人利用推车,将附近加油站购买汽油推至案发现场并引燃。

据每日新闻报道,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的大门平日都是凭门卡进出的,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给外部人员进入的可能;而当日恰好要办活动,便取消了一楼的门禁。而NHK曾计划去京都动画拍摄节目,却不幸变成了目击案发现场。

所以值得怀疑的是:这是一起踩了点的、有预谋的纵火犯罪。

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在采访中表示,从几年前开始公司就偶尔会收到杀人预告函了。“如果你对作品有意见,我希望他能发表意见,这种暴行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这么说可能有点严重了,但他们都是背负着这个产业的人,哪怕失去一个都是无法令人接受的。”

网络上已经将此称为:日本动漫史上最惨痛的悲剧。然而不光是动漫史,这已经成为日本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事件,甚至超过了臭名远扬的“沙林毒气事件”:

在教主麻原彰晃的指使下,奧姆真理教教徒分别在1994年和1995年,策划制造了多宗沙林毒气攻击。

1994年6月27日黃昏至翌日,9名暴徒于清晨在松本市北深志的住宅街內散布沙林毒气,最终导致8人死亡,660人受伤; 1995年3月20日早上,多名教徒在东京地铁东铁线、丸之内线、千代田线、日比谷线的五班列车上同时散布沙林毒气,最终造成13人死亡,超过6300人受伤。

2001年,东京歌舞伎町也曾发生过严重的失火事件,火灾中44人死亡,不过火灾原因是否为人为至今仍无法确定。根据日本国家警察厅的说法,目前“京都动画失火案”已被定性为“自平成以来最致命的纵火案”。

“平成以来最严重”

根据日本总务省消防厅的灾害说明,失火的京都动画楼内设置了灭火器和紧急警报装置,同时配备了完整的防火负责人和消防计划书。在2018年10月30日的例行检查中,也没有发现潜在的消防隐患和漏洞。

目前判断现场已经没有遗漏,大楼内的救援活动已经全部结束。

事件灾害说明

京都出品,必属精品

早期的京都动画只是一家动画外包公司,且只负责上色,吉卜力工作室的《红猪》正是由京都动画进行后期上色的。

这都是由于京都动画的创立者八田阳子女士,曾经在手冢治虫工作室担任原画上色的工作。与丈夫八田英明结婚之后作为家庭主妇生活,为了排遣无聊的时间,她捡起了老本行,叫上附近的家庭主妇开始承接龙之子等工作室的作画外包工作。1985年公司正式法人化,“京都动画工作室”成立,这就是京都动画的前身。

这为他们开了个非常好的头。事实上现在日本的动画制作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早期的四大工作室:手冢治虫工作室、TMS娱乐、龙之子工作室、东映动画。你可以在这四家老牌组织中找到很多熟悉的面孔:比如宫崎骏来自东映、《攻壳机动队》的押井守和插画家天野喜孝来自龙之子。

直到90年代初,京都已经具备了完整的动画演出、作画、完稿、背景、摄影等环节的制作能力,逐渐开始接手完整的动画外包。据说当时的京都动画,仅仅作为一家外包工作室的制作水准已经享誉业内,甚至有制作公司愿意为了等待京都动画的制作档期,调整自己的制作周期。

对他们来说,走上自己制作动画这条路其实是理所当然的。2003年3月,京都动画首部独立制作的原创动画《 MUNTO》面世;同年8月,首部小说改编作品《 全金属狂潮:校园篇 》发布。

接下来几年里他们制作了一系列著名作品:KEY社游戏改编的《Kanon》和两部《CLANNAD》、轻小说改编的《凉宫春日的忧郁》《冰果》等、漫画改编的《幸运星》和《日常》等。由于高质量的作画和一直以来出品数量较少等特点,被圈内评价为:“京都出品,必属精品。”

京阿尼的作品

而且不知道是否因为女性员工较多,京阿尼作品中,细腻的情感总是能恰如其分表达出来,因此无论在恋爱、亲情还是友情等不同情感语境中,剧情往往能直击人心深处,既能触动笑点,也能摧毁泪腺。

许多二次元粉丝都曾被京阿尼动画感动,甚至有人在袭击事件后留言:“京阿尼的动画改变了我一生。”

曾经柔软的陪伴,让动画迷眼见京阿尼遭难时,更加心碎。而今,每一个拥有正义感,也关心京阿尼的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其渡过难关。

各方默哀、捐款方式

对于日本动画从业人员来说,从业环境从来都没好过。

时至今日,日本动画的制作依然要靠人工一张张绘制,据称一张原画的报酬只有150~300日元。工资已经多年没有上调,但画面的复杂程度却与日俱增。多数动画从业者的收入不足日本平均收入的一半,同时加班现象极为严重,“996”是家常便饭。

所以日本的动画从业者经常调侃自己:“都是凭借爱好来做这个的。”

而此次的火灾不光是对京都动画,对整个业界的震动都极为强烈。事件发生之后,各方都发来了自己的祈福消息。

中国驻日大使馆:“为京都事件的逝者的灵魂祈祷,为伤者祝福。”

中国驻日大使馆

法国驻日大使馆:“京都动画出现了死伤者,得知消息的同时我们感到害怕,向逝者、家属、还有京都动画的员工致以慰问。”

法国驻日大使馆

《你的名字》《秒速五厘米》等作品的导演新海诚:“京都动画的各位,请一定要平安啊。”他的剧场版新作《天气之子》将在19日凌晨首映,对他来说,新片首映也高兴不起来了。

苹果CEO蒂姆库克:“京都动画聚集了一批世界上最有才华的动画师,他们的作品影响了全世界的人们,今天的打击影响将远超日本,衷心希望他们平安。”

国内的弹幕视频站哔哩哔哩也将番剧区调整为了黑白样式:

原本会在第二天公布新作信息的《Free!》官推也宣布延期,感谢理解。

美国动画发行商Sentai Filmworks在网上发起了向京都动画捐款的众筹活动,截止目前已筹得91万美元,众筹成功。

还有网友找到了京都动画的下载销售网站,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京阿尼捐款,同时又不会给他们添麻烦。

据Twitter上目击者称,在火灾发生以后,有京阿尼的员工抱着受伤的人跑出公司,他一边和医护人员一起将伤者抬上救护车,一边鼓励道:“撑住啊,你的动画片还在播出啊。”

过去,是京阿尼的动画鼓舞着我们前行。现在,反过来,轮到我们帮他们一把了。

書きかけてはやめた

尚未完成就停笔

あて先のない手紙は

这封没有目的地的信

風に揺れる   届けたい人の街まで

随风飘扬   到那想传达之人的街道

始まりの 終わりを 伝えるために

只为传达  这序章的结局

生きること やめないこと

活下去啊  不要放弃

あなたに 今日を 誇れるように

只为让你  以如今的自己为傲

——TV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片头曲《Sincerel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